<p id="vzprb"></p>
<p id="vzprb"><delect id="vzprb"><font id="vzprb"></font></delect></p>
<listing id="vzprb"></listing>
<p id="vzprb"><delect id="vzprb"><listing id="vzprb"></listing></delect></p>
<output id="vzprb"><font id="vzprb"><listing id="vzprb"></listing></font></output>

<p id="vzprb"></p>

<video id="vzprb"><output id="vzprb"></output></video>
<p id="vzprb"></p><output id="vzprb"></output>

<video id="vzprb"></video>

<p id="vzprb"></p>
<p id="vzprb"></p>

<output id="vzprb"></output>
<p id="vzprb"><delect id="vzprb"><listing id="vzprb"></listing></delect></p>

<p id="vzprb"><delect id="vzprb"></delect></p>

<output id="vzprb"><font id="vzprb"><address id="vzprb"></address></font></output>

<output id="vzprb"><delect id="vzprb"></delect></output>

<delect id="vzprb"></delect><p id="vzprb"></p>

<p id="vzprb"></p><p id="vzprb"></p><output id="vzprb"><font id="vzprb"><address id="vzprb"></address></font></output>
<p id="vzprb"><delect id="vzprb"></delect></p>
<p id="vzprb"></p>
<video id="vzprb"></video>

您的位置:首頁 >公司 >

并購博杰廣告3年起糾紛 藍色光標對賭懸案待解

2016-05-23 15:08:40 來源:

 

并購博杰廣告3年起糾紛 藍色光標對賭懸案待解

 

并購博杰廣告3年起糾紛 藍色光標對賭懸案待解

被稱為“公關第一股”的藍色光標,終因其并購式擴張招來官司。

5月11日,上市公司藍色光標發布一份公告稱,公司正面臨一場訴訟。原告方之一是曾經的“自己人”——子公司博杰廣告的創始人、原股東李芃。

在完成收購的最初兩年里,博杰廣告在上市公司扮演著現金牛的角色。如今,雙方“友誼的小船”是怎樣說翻就翻的?5月12日,原告方李芃向記者講述了狀告藍色光標的原因及雙方的糾紛始末。

目前,本次訴訟尚待開庭審理。藍色光標表示,此次訴訟不會對公司經營情況或經營利潤產生負面影響。5月16日,藍色光標再次發布聲明稱,“將在適當的時間向公眾還原事件完整經過。”

誰來為業績補償承諾負責?

今年4月中旬,上市公司藍色光標公布2015年業績并公告了董事會決議稱,子公司博杰廣告原股東李芃、西藏山南博萌創業投資管理合伙企業(有限合伙)應補償合計3099.5476萬股藍色光標股份。該部分股份折算最新市值約3.25億元。理由是,博杰廣告未能完成2015年業績承諾。根據此前的盈利補償協議,李芃等人將被扣除相應股份。

對于上市公司的這一決議,博杰廣告原股東李芃認為無法接受,并向公司提起了法律訴訟。2016年5月11日,藍色光標公告稱,收到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送達的自然人李芃和博萌投資提交的二份民事起訴狀,原告方請求撤銷上述公司董事會決議。

至此,因收購的公司業績承諾未完成而引發的一場糾紛正式搬到了“臺面上”,引發了業界關注。

糾紛要從三年前的一場收購說起。2013年2月,藍色光標先行出資1.782億元取得博杰廣告11%股權,4月再以現金及發行股份方式從李芃、博萌投資、劉彩玲、博杰投資手上以16.02億元的價碼拿下余下的89%股份。

在此之前,李芃是博杰廣告的創始人及實際控制人,經營博杰廣告20年。

收購方案中約定了關于盈利補償的義務,李芃等人承諾,博杰廣告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經審計的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分別不低于2.07億元、2.38億元、2.73億元、2.87億元;而如果博杰廣告2013年至2015年實際利潤合計超過9.3366億元,則交易價格調整為現作價(16.02億元)的1.25倍,即20.025億元。

當時,為確保收購完成后李芃仍為公司經營發揮作用,收購方案設計了一款規定:“為保證博杰廣告持續發展和競爭優勢,李芃承諾自博杰廣告股東變更為上市公司的工商登記完成之日起至少五年內仍在博杰廣告任職,否則將賠償交易作價。”

但李芃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在承諾期尚未完成的中途,自己已經“非自愿”離開了博杰,博杰此后的一切事項已與自己無關,因此上市公司要求自己兌現盈利補償承諾是“毫無根據”的。于是一紙訴狀將藍色光標訴至法庭,要求撤銷此前關于業績承諾等董事會決議。

對此,藍色光標聲明,收購李芃等人持有的博杰廣告股份,支付了16億元對價,該對價是依據博杰廣告評估值確定的,不以李芃對博杰廣告享有經營權為前提。無論是否在博杰廣告中擔任管理職務,李芃及其他關聯方均有義務履行原收購協議中的約定,補償業績承諾未達成給藍色光標帶來的損失。

目前,法院已經正式受理此案,開庭時間尚不確定。

2015年業績缺口1.8億元

與收購完成之初的前兩年相比,博杰2015年的業績下滑堪稱“斷崖式”,博杰廣告2013年和2014年分別實現了凈利潤2.32億元、2.83億元,分別較承諾利潤超額12%和近19%。2015年僅實現凈利潤9060.47萬元,較上年下降66.60%,業績承諾缺口達1.8億元。并由此直接引發了上述董事會決議。

這一業績表現令所有人感到意外,其中包括一手創立博杰的李芃。但他認為,自己不應當為博杰2015年的業績負任何責任。

“我是個看重名譽的人”,5月12日下午,李芃對于起訴藍色光標的初衷向新京報記者做出了這樣的解釋:“結果不重要,服從法庭的判決。但我為什么必須做這件事(起訴)?我得讓別人知道,業績的后果不是我造成的,我不能來背這個黑鍋。”

“2014年11月份我就走了,博杰的經營管理我都已經無權插手,為什么2015年的賬還能算到我頭上?”按照李芃的說法,2014年7月,自己先從上市公司藍色光標董事會離開;2014年11月,又失去了博杰廣告董事、經理的職位,經營管理權被藍色光標收走,藍色光標董事長趙文權接任博杰董事長。李芃告訴記者,2014年11月,自己“交權”以后,博杰公司原本由他搭建的、150人的運行架構被藍色光標拆除,后者只從中選用了20多人,剩余的百余人留給李芃負責“消化”。李芃認為這給博杰后來的正常運行埋下隱患。

上市公司藍色光標則對博杰的業績下滑做出了另一個版本的解釋。4月中旬,藍色光標在一份公告中稱,“電視廣告投放總量下滑”,以及“博杰廣告未取得2015年中央6套的獨家代理權”是業績未達預期的主要原因。

不過,在5月10日的一份公告中,藍色光標透露,博杰廣告目前在新的管理團隊帶領下,2016年經營情況良好,第一季度業績較上年同期實現較大增長。

從“結緣”到反目

在博杰被藍色光標收購后,雙方也曾有一段相安無事的時期。

藍色光標曾在《現金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并募集配套資金報告書》中,對博杰這一標的資產表達了稱贊及承諾給予支持:“上市公司充分認可博杰廣告的管理團隊及業務團隊”,“將保持博杰廣告原有業務團隊及管理風格”,“為博杰廣告業務開拓和維系提供支持”。

2013年8月,藍色光標正式完成對博杰的收購;當年博杰廣告實際凈利潤2.32億元左右;2014年實際凈利潤2.83億元左右,占藍色光標當年度凈利潤的4成,成為藍色光標的“現金牛”。

隨著對藍色光標的熟悉,李芃告訴記者,進了藍色光標董事會之后,自己就感覺頗為不順心、不舒服。

2013年11月,李芃進入藍色光標董事會。在擔任董事的半年時間內,李芃稱自己從未擁有過實際表決的權利。

2014年7月,李芃與上市公司的矛盾正式激化。他介紹稱,當年7月24日,上市公司“頭一次”派人將一份董事會議案送到他的辦公室,要求其簽字。議案內容包括公司發行可轉債、前次募集資金使用情況、股東分紅及修改公司章程等事項。來人要求李芃當時就簽字,遭到拒絕。“幾十頁的議案,我不可能當場做出表決。”

因為李芃的拒絕,雙方產生爭執。次日,李芃便向董事會遞交了書函,表示對該次董事會各項議案均無法發表意見,將對前述所有議案投出反對票,并辭去藍色光標的董事職務。

2014年10月,藍色光標作為博杰廣告的唯一股東做出決議,免除李芃所任博杰廣告法定代表人、經理、董事等職務,由藍色光標委派的毛宇輝接替。

藍標稱李芃曾“阻撓公司整合”

據李芃的代理律師介紹,為了讓李芃放心交權,2014年11月,藍色光標董事長趙文權向李芃出具了一份關于業績承諾補償的“兜底”承諾函并公證。李芃稱,商議該協議事項時,包括趙文權及時任董秘在內的多名公司高層都在現場。

該律師向記者提供了一份由北京市公證處出具的《公證書》,所公證的主要內容為藍色光標董事長趙文權向李芃所做出的兩條承諾事項。

首先,如博杰廣告實際經營業績未能完成《購買資產協議書》中約定的相關業績承諾,導致李芃及其他轉讓方未能獲得4億元獎勵,趙文權本人承諾將差額補足,并支付給李芃及其他轉讓方,確保李芃及其他轉讓方獲得前述協議書中對應的所有利益,包括李芃及其他轉讓方根據《購買資產協議書》得到的所有股份及4億元獎勵。“法律法規規定藍色光標有代扣代繳義務的,藍色光標予以代扣代繳。”

其次,如果李芃及其他轉讓方因未達到《購買資產協議書》約定的業績承諾標準而導致李芃及其他轉讓方持有的藍色光標股份被注銷或者承擔現金補償義務,趙文權本人將對李芃及其他轉讓方的前述損失承擔賠償責任。所有承諾的補償應當在2016年6月30日之前履行。承諾函經公證后,李芃正式離開博杰。

簡而言之,為取得經營管理權,趙文權承諾承擔博杰業績承諾不達標的利潤補償義務。對于該承諾函中的內容,藍色光標方面人士曾在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上市公司對此不知情”,隨后,藍色光標發布公告稱,“趙文權先生向博杰廣告原股東李芃先生出具《承諾函》,屬于股東間個人行為。該《承諾函》并不能免除李芃等原股東的業績補償承諾,也不會導致由上市公司承擔相應損失。”

藍色光標表示,據上市公司調查,趙文權表示其以個人名義簽署的《承諾函》“是在上市公司對李芃免職但李芃仍拒不交接的情形下,為維護上市公司利益迫不得已按照李芃的要求出具的”,而對李芃進行免職則是因為其“獨斷專橫、公私不分、阻撓整合等妨礙上市公司實施有效管理的行為以及其個人賭債高筑的經濟情況”。

對于曝光的這份“公證書”該如何認定?北京問天律師事務所律師張遠忠認為,從該案的細節來分析,李芃與趙文權之間的“協議”應當被認定合法有效。

“雖然并購之初雙方并未規定原管理團隊的變動對于業績承諾的影響,但是后來又有了董事長個人與李芃的協議,那就應當以后來的協議為準。”

不過,最終雙方糾紛中究竟由誰來為業績缺口“買單”有待法院的判決。

5月15日,藍色光標就相關問題向記者做出回應,公司引述的律師觀點認為,“承諾書的簽署是個人的話,起訴上市公司,法律主體不對,立案的真實性有待考究。”此外,“正常的法律流程是李芃要先履行完投資對賭協議中約定的責權利之后,再就承諾書一事,與趙文權個人進行追償。”

此外,藍色光標方面稱,該起糾紛“無關公司治理和個人恩怨”,“李芃作為上市公司的股東,有其不可推卸的責任。”而對于李芃出面接受媒體采訪講述事件過程的行為,藍色光標認為這是“在用媒體的力量,倒逼上市公司,干擾股東大會的訴訟程序,逃避責任。”“上市公司遵循信批程序,不能及時或者實時回應坊間負面言論,反而屬于弱勢的一方。”

5月16日,藍色光標進一步發布《關于訴訟相關報道的聲明》稱,上市公司正在開展應訴以及可能的反訴工作,并指李芃的說法為“單方之詞”。藍色光標稱,“將在適當的時間向公眾還原該事件完整經過。”

■ 鏈接

并購擴張使藍色光標高速增長

對于上市以來便一直在并購領域多有動作的藍色光標而言,與子公司博杰廣告原股東之間的對賭糾紛,成為其眾多并購事件中的一個“插曲”。

2010年2月,藍色光標登陸創業板之后,公司先后收購了多家公司,涉及領域包括廣告、金融服務、軟件、數據處理等。據不完全統計,在過去6年間,藍色光標通過并購,將包括國內及海外的數十家公司收于麾下。

通過不斷并購,藍色光標上市以來實現了高速擴張,營收從2010年的4.96億元躍升到2015年的86億元,漲幅達16倍。藍色光標也得以從一家300人的公司增長為6000人的集團,并成為業界眼中“資本驅動企業快速擴張”的一個典型,集團收購業務帶來的收入已趕超其自有業務。

年報顯示,2015年公司營收增長的一個主要原因,是“報告期內新增并購公司Vision7 International Inc.、Domob Ltd.、 Madhouse Inc.、多盟智勝網絡技術(北京)有限公司等公司并入合并報表”。

并購成為藍色光標上市以來的擴張策略之一,公司甚至形成一套成熟的并購策略:原董秘許志平曾表示,擴張是藍色光標的長期戰略,具體方式有控制性并購、參股觀察和業務孵化三種。

并購擴張背后,是并購標的業績不達預期的風險。2015年一季度,因境外參股公司商譽減值,藍色光標虧損,公告一出,這位“并購王”引來其并購史上的第一只“黑天鵝”,股價因此出現一輪跌勢。

對此,時任董秘許志平曾回應道:“就算火眼金睛,特別有本事,但還是有可能遇到一個黑天鵝。從國際上的并購慣例來看,七八個里就會出現一個。”

一位長期關注企業并購的法律專家表示,在企業并購過程中,標的公司的核心管理層經常被稱作“皇冠上的明珠”,管理層變動,對于業績對賭結果往往會產生大的影響,因此,作為承擔著對賭壓力的標的公司,在并購前應當尤其重視相關條款的約定。

相關新聞

中文字幕99香蕉在线

<p id="vzprb"></p>
<p id="vzprb"><delect id="vzprb"><font id="vzprb"></font></delect></p>
<listing id="vzprb"></listing>
<p id="vzprb"><delect id="vzprb"><listing id="vzprb"></listing></delect></p>
<output id="vzprb"><font id="vzprb"><listing id="vzprb"></listing></font></output>

<p id="vzprb"></p>

<video id="vzprb"><output id="vzprb"></output></video>
<p id="vzprb"></p><output id="vzprb"></output>

<video id="vzprb"></video>

<p id="vzprb"></p>
<p id="vzprb"></p>

<output id="vzprb"></output>
<p id="vzprb"><delect id="vzprb"><listing id="vzprb"></listing></delect></p>

<p id="vzprb"><delect id="vzprb"></delect></p>

<output id="vzprb"><font id="vzprb"><address id="vzprb"></address></font></output>

<output id="vzprb"><delect id="vzprb"></delect></output>

<delect id="vzprb"></delect><p id="vzprb"></p>

<p id="vzprb"></p><p id="vzprb"></p><output id="vzprb"><font id="vzprb"><address id="vzprb"></address></font></output>
<p id="vzprb"><delect id="vzprb"></delect></p>
<p id="vzprb"></p>
<video id="vzprb"></video>